Wednesday, May 10, 2006

专访陈维铮 TAN JUI CHEN


雄辩事实、怀疑主张
文/蔡长璜

他递来一张名片:陈维铮,日本京都精华大学院艺术研究科博士后期Fine Arts领域。在稍後的交流中,我们一面聆听维铮讲述自己的成长故事、留学生涯和艺术情思,一面透过手提电脑的屏幕,去“感知”他所进行的多元化形态的创意想象。

当代艺术的接受方式,除了观看、联想和理解,观众还需要敞开胸怀参与体验。就维铮绝大多数哲学味道浓郁的创作而言,多媒体技术的运用不单是一种表现手段,说到底,它亦是诱引观众与创作者产生心灵震荡的激素。

去年圣诞节前夕,维铮在台湾高雄豆皮文艺咖啡馆,偕同新生代艺术家林俊宇完成了一项合作展。颇具挑战性的是:从作品的构想到落实,两人仅有四个工作日;而在这个过程中,便有好奇者陆陆续续前来,跟创作者发生了inter-active的微妙关系!



请谈一谈这件作品的创作动机好吗?

(维铮的食指开始在键盘上动起来……与此同时,他也出示一张展览请柬,上面印着:“在过去,古代希腊人曾认为眼睛是一盏会发光的灯,所以睁开眼才看得到眼前的东西。而这个常识贯彻了1500年以上。现在科学已告诉我们瞳孔和视网膜的功能了,可是也同时让我们惊觉:原来我们只不过是在透过一个小小的洞来窥视真实世界而已!”)

有次在杂志上读到这段文字,思绪就活络起来。大家这样坚信科学,认为凡是可以经由科学验证的东西便是“事实”。要是有天,当我们突然得知世间上存有着另一种法则或道理,而非得否认科学的话,我们能不能接受?

所以,我一直在探问:世上有没有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?于是便把展览命名为“事实雄辩”。

同俊宇的这次合作里,你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?

他是立体专科,所以比较专注在造型和数码编辑方面的制作。至于概念、logistics乃至器材上的运作则由我负责。关于为什麽会有这件作品?为什麽会用这些素材?等等等等……所有的“必然性”都由我跟俊宇在高雄当地找出来。

它的构造是这样的:一个缓缓旋转的圆盘上放着一个像人脑般的object,里头安装了两个web-cam,充当人的双眼。这个圆盘转动一圈大概需要一分钟左右,两个web-cam所拍摄到的景物,像周围走动的观众等,都会投射到墙上。

它就是那麽简单,来到现场的观众一眼便望穿了。可是,这个容易理解的背後倒是有一个“陷阱”,关键也就在这里。观众都信以为说:只要站在镜头前便会瞧见自己的投影,实际上却并非如此。就从那个“咦!为什麽不会?”开始,大家便不得不去想到底“事实”是怎麽一回事了。

对啊!为什麽不会呢?

其实,那些投影是我们预先录好的片段。我跟俊宇穿着同一件衣服,并且已经知道事先拍摄时各自的位置,若有观众来时我们便站在那里。当大家一起并立观看投影时,观众会惊觉自己人不在场,而我们却显现了,从而激发他们对自我的存在产生怀疑。

如果仔细察看,观众准会找到破绽。只是大家往往都有先入为主的观念,像那句“眼睛是一盏会发光的灯”,当它被认可为唯一的“事实”时,试问如何去接纳其它的想法呢?想要摆脱这个陷阱并不难,但他越是死守自己的想法,便会愈发陷入怀疑的深渊,而一时回应不来。

我倒想知道有没有观众成功揭穿这个“陷阱”?

观众通常都会自己得出一个结论,反应大不相同;确实有人认为它是预录的,因为观众是可能看穿作品的实际操作情况的。一些人则会尝试解释:呵!它刚刚拍了我,要过一会儿才出现!有些人不明就理,也有人根本就不想费神。

除了这些,还有什麽样的反应?

一个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反应是:有人尝试用“记忆”来当成这件作品的释义,因为他们看到脑状物体,由之联想到是这个脑袋在作怪。虽说眼睛看过许多东西,但人的记忆会筛选它想记住的事物,所以才造成自己在投影中失踪了。这个见解是我这次创作的一大收获喔!(笑)

看过你的作品後,让我想问的是:你会不会特别推崇互动的、合作的创作方式?

嗯!不过,所谓的互动性并非只是观众对我、对作品之间的互动,它也可以是观众对着自己。好比说,我交给他一支针,他不由自主地扎了自己一下:啊!原来会痛的!我的作品纯粹是为观众提供了一个空间或醒悟的机会而已。

在你的创作中,有一些可是跟不同人合作的,除了俊宇,还有刘珊──她在这件结合电脑动画与空间营造的〈啊…〉实验作品里负责人物动画的部分。就你个人而言,连同那些强调互动性的装置作品中,那一件才是最值得向大家推荐、值得提一提的?

其实每一件都值得一提……(笑)

曾有一个时期,我笃信“唯我论”(solipsism)。这是一种只承认自我存在的思维方式,即世界只有“我”的存在,其他人的存在都是因为“我”的意识里有“他”,所以“他”才存在。如此一来,“我”便可以为所欲为了!

我觉得这种想法非常危险。因此,当你问我是否有一个自己认为“唯一”值得推荐的作品时,我无法决定,因为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!我只能够怀疑,不仅仅是唯我论,科学也好、宗教也好,伦理也好,我只有一个立场便是怀疑,永远没有一个固定的主张!

你显然是一名“怀疑论者”……。

後记:陈维铮发表作品无数,表现形式多元,计有数码录像、电子音乐、网络艺术、行为艺术等,近年则较为著重观众体验的互动装置。他也倾注于素材与媒体的混和实验,从猪肉牛血人发到冥钱寿衣筷子,从暗房灯光系统到超声波感应器……如此独出心裁,在在予以展演个人所理解的、所体悟的哲学概念和生存感觉。若想进一步了解他的最新动向,可浏览其个人网站:http://tanjc.net

(原载《VMAG》,2005年4月,吉隆坡:MEASAT Publications Sdn Bhd.)


【陈维铮简介】1976年诞生于柔佛州,毕业于居銮中华中学电机电子班,后从事工程制图与建筑广告设计工作。1996年赴日本深造,2001年毕业于山形县东北艺术工科大学资讯设计学科媒体艺术系。随後考入京都精华大学艺术研究所,专攻媒体艺术,复于 2003年获颁硕士学位。目前进入同研究所纯美术博士后期课程。曾于日本国内美术馆、文化中心与画廊展出不少力作,例如:〈物质与记忆〉(2002年)、〈在〉(2002年),〈纸与光〉(2003年,硕士学位作品)以及新作〈制度的居民〉(2004年)等,在大马开设美术大学是他的最大梦想。

1 comment:

陈维铮 said...

长璜,恭喜你终于开设网站啦。马上给你Link了。
麻烦你把我的URL改成新的http://tanjc.net好吗?
以前的都被Hack掉了。担心大家来了染上病毒啊。